云雾1

我们的城市都不曾有过光明。真正的明辉自始至终在你我心底。
记忆中模糊的涅柏拉尔❶立于阴云密布的苍穹之下,但记得城中未曾见过赤热而终将西沉的烈阳,却有永不褪去的明澈白光照耀始终。我们不曾经历黑夜,也尚未目睹过黎明。
我不相信黑暗的可怖之处。
——至少在寂夜❷降临之前,是的。

Chapter 0 Find my way back in this life
序章 归于此生

Solange sich die Zeit noch regt 只要时间尚未停止
Die Zeiger sich noch drehen 只要指针依旧周转
Solange drehe auch ich noch meine Runden 我的征途便永不止歇
Doch des Lebens süße Lust halt mich verlassen 可惜生命的乐趣已离我而去③

簇簇烛焰在森林边缘的黑夜中摇曳。

从焰心四散开的新鲜灰烬还未刺入鼻腔,依旧能清晰闻见蛇腹松针叶❹厚重的脂香渐渐弥漫,浓重却并不甜腻。

你们要来找我了,他垂下眼睑让视线驻留在手中的烛台上,敏锐的嗅觉可以清晰闻见那种熟悉的芬芳,黑暗之中却看不清针叶上暗黑色的蛇纹样脉络。每一个夜晚。我知道你们会来。

“妈妈,我们在等什么?”有孩童稚嫩的嗓音响起,浅浅的呼吸扰乱了烛火的跳动。

明黄的点点火光勉强驱逐开一层墨水般浓重的夜色,将炽热的映像灼烧在人的视网膜上。他眨眨眼睛,略有些许刺痛的干涩。疲倦的困惑却依旧沉沉地压在眼睑上:孩子。那是一个孩子。——这个地方已经很久没有新生儿了。

轻细濡湿的声响在漆黑中他视线无法抵达的某处响起,年轻的母亲在孩童前额上印下一个吻痕,似童话中披着荨麻织衣的天鹅双翼上最细软的翎羽般温柔。“我们在等天亮,亲爱的。”她悄声应答,仿佛在叙说仅属于他们之间神圣的秘密。

十余只素白蜡烛的底部均被划开不深不浅的十字刻痕,凝固的熔融物将它们紧紧安插在老旧的黄铜烛台上,油腻的烛泪缓缓腐蚀着上面暗褐色的锈迹。雕花台柄握在手中有种令人稍感不适的黏糊,指腹无意识地反复轻拂金属上附有污浊物的突起,身后似乎有人在轻唤那个名字,「别碰那东西,Bernard,我不喜欢它,它给人感觉好恶心……放手!丢掉它!现在还来得及!不,不……Bernard!」

“我们还要等多久?我好无聊。”那孩子肯定不满地撅着嘴。他有双什么颜色的眼睛?碧绿还是湛蓝?明澈浅亮得近似湖泊,抑或清澄纯净得恍若天穹?他暗自描摹着那孩子的模样,却在发觉自己臆想中的眉眼愈发趋近回忆中的那些面影之后不了了之。

素白的蜡烛顶端被外焰照成一小截半透光的桔黄,映出蜡烛外壁被刀刻出细密复杂的藤蔓形花纹,缠绕纠结的刻痕经过鲜红颜料的描绘格外分明。越往下靠近底部纹路便越稀疏,最终在距末端七分之三处重新归于白色。如女妖树杂乱无章的枝条般枝枝蔓蔓的殷红线条一寸寸消失,像是渐褪的血迹被初雪掩盖。在他来的那个地方,他们管这种蜡烛叫女妖烛,或许在这里它会有另一个名字。

年轻母亲的轻笑听上去大病初愈般虚弱,“这没人知道。或许很久。但是天总会亮。”

不,天不会亮。手腕微倾,质量算不上沉重的铜制烛台在手中略略转过一个角度,指尖触到新的花纹却依旧是黏腻的烛油。他也曾以为长夜将尽,却可惜黎明遥遥无期。他们都这么以为。

衣料摩挲的声音不响却在寂静中听得分明,似乎是孩子安慰性的回抱了自己的母亲,“我想听故事了,妈妈。”

抑制住嗤笑的冲动,他将蜡烛举高凑近自己碎着光的眼睛,黯淡的昏黄清晰映照出面部瘦削苍白的骨廓。隐匿在兄长眼底的轻蔑历历在目,「爬起来,我不会扶你。」他的声调寒若冰霜,被经过千年淬炼的源于血脉的桎梏枷锁压抑得喑哑却不容置疑,「你生来就是为了凭靠自己的脊骨站立,这个姓氏不会有哄骗小孩子的睡前童话,也不会为你疗伤治愈。你说你对家族的忠诚远胜过家族对你的忠诚,那么是的,你生命中的一切都是那枚家徽给的。这本来就是无条件的绝对忠诚。」

焰火充盈着视线,仿佛燃烧在他瞳孔当中般灼眼。「停手,Estelle,放下。」另一个名字被锈迹斑斑的回忆念及,「火会烧伤你的……你这是在自残。」

“我恐怕没有什么新故事,”一声沉闷压抑的深吸,年轻的母亲将头埋进孩子的头发里,听不真切的低声细语染上几分困倦,“你一定不想再让小花栗鼠再辛辛苦苦攒一次钱去买那块彩玻璃吧。⑤”

焰火离他太近,袅袅散开的烟息氤氲着辛辣呛人的颗粒不由分说灌入鼻腔,生理性泪水让薄纱一样的水雾在视线里一点点浸开。刺激至窒息的熟悉,像极了点燃……那些东西之后蒸腾升起的烟,「如果你下不了手,那么就把火把给我。递过来吧,我知道你做不到。」

于是火把从一只颤抖的手中传给平稳的另一只,重重扔在那堆颜色污秽到无法分辨的……东西上。

微凉的风自树叶间灌过来,烛火摇晃几下。烟散了。

“或许我们可以为这孩子讲几个故事,”另一边有人笑着接话。燃在他面前的焰火轻轻摇曳,那人未知的面容仍笼在夜色之下,“反正也是闲着。你们说呢?”

故事?他抬眸看向对方,长久凝视光源的眼睛干涩疲倦,视线所及之处均蒙着一层模糊的青绿色。心里不禁有些好笑,薄削的唇角勉强牵动一丝算得上笑的弧度,“或许您有什么传奇的经历,我的大人?”

阴影中的那人轻笑一声继而反诘,“当然不了,我只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旅人,碰巧有几则道听途说的传闻罢了——关于那座隐藏在晦暗云层深处的城池,我们的小勇士有兴趣么?”

那座隐藏在晦暗云层深处的城池……

——”迷途的旅者啊,雾海苍茫深处已有为你圣歌奏起,
——“命运的齿轮运转至此,欢迎来到云端与迷雾之城,
——“涅柏拉尔将是你的归宿……”

如烈火熊熊在耳畔爆裂,瞳孔可见地缩紧,心跳倏尔暂停。修剪整齐的指甲无意识深深抠进镂刻在金属表面的雕花空隙间,尖锐的疼。

“涅柏拉尔!”无心留意他的异样,那孩子反而兴奋不已,陡然提高的声调听上去像拂晓时分画眉清脆的鸣叫,“你是说云端与迷雾之城涅柏拉尔?我超级喜欢十三城❻的故事!妈妈跟我讲过好多次!我最喜欢黑曜王族的……”

黑曜王族The Clemens……黑夜弑亲者还真是名声在外,唇齿轻碰无声念出那个禁忌的姓氏,蛰伏多年的愠怒火焰被迅速点燃。奇怪的是,他不怒反笑,威胁性的弧度在唇边狰狞扭曲缓缓绽开。恩将仇报蓄意背叛的是谁,真正值得被人高歌颂扬的又是谁?为什么同为十三城的王族,他们可以如桀骜的鹰隼无所顾忌,我们就必须谨慎言行如履薄冰?

显然旅人也并不在意一个陌生人的举止是否合乎情理,他只是清清喉咙讲下去,抑扬顿挫的语调不禁让人疑惑这位“微不足道的旅人”到底有没有作为游吟诗人的经历。

“穿越迷雾与云海,踏遍星辰与银河,漂泊的旅人才有百万分之一的可能找到这座隐匿于万丈之空的城池。即使寻到也只能远观却难以接近,因为它从不植根于某处,而是随着云海的流动漂泊,忽隐忽现。”

那人的声音逐渐远离,他默然阖了眼,轻念着往昔的誓约。舌尖流畅在上颚下齿之间轮番触及,一字一句如鲠在喉:涅柏拉尔,我的父土,我铭记你的慈蔼与教诲……

“哪怕你有幸从云端一睹它凌冽恢弘的城墙和云雾环绕的塔楼,也不一定能够进入这机关慎密的堡垒,因为它在常人眼中不过是极度渴望下出现的海市蜃楼。”

……途遥日暮之时我侥幸从云端窥见你的庇佑,夜色深处跌跌撞撞的漂泊旅途换取遍体鳞伤的皮囊,奄奄一息于生命的终点我最终得见你的灯火。躲过身后死神的芒刃,绝望匍匐在高塔前祈祷你的恩典。

“鲁莽贸然之人或许会试图通过蛮力闯入,但是请小心女巫赐予这座城的‘庇佑’啊。任何有理智的旅人都不会低估那扇由镜面与玻璃锻造的城门的坚韧和不可撼动。”

……所幸于你慷慨的庇护我得以复生。弃下朽烂的骸骨,你铸造了我矢志不渝的忠诚。我将以此献祭自己的灵魂。

“——而它只向无法看清自己的人敞开。”

……不灭的明辉代替日光照耀,长夜已尽,阴云之下你我无需静候破晓。涅柏拉尔不曾堕落,也并无永不黯淡的荣光。

“……”

我的父土我的故国我灵魂的最终归属,你是我永生不灭的信约、我此生此世惟一的执念。

涅柏拉尔……

烈火侵蚀下噼啪作响的廊柱,从高处轰然坍塌在地的塔楼,蒙尘的白色理石地面上崩裂的巨大缝隙,火光摇曳映照溅上破败城垣的血污,遍处折断的长枪和无力坠地的刀剑……

他睁开眼睛。身后的森林似乎有纯白雾霭弥漫而起,隐约光晕渗入寂夜的漆黑。

明辉的踪迹最终显露。

❶Niebla的音译,云端与迷雾之城的名字。涅柏拉尔全年被阴云笼罩,没有晴天也没有黑夜。
❷不明原因降临在整个世界上的极夜,至今仍未消退。
③出自Lacrimosa的Halt Mich(抱住我)。
❹这个世界的一种常绿针叶树,针叶黑绿条纹相间,可用于制作香料。
⑤小时候从绘本上看到的故事,名字回去找找。
❻『十三城』世界由十三座类似涅柏拉尔的城市和地面世界共同组成。黑曜王族指代黑夜与誓言之城诺澈(Noche)的王之家族克莱门斯(Clemens),因自己的一些“事迹”被冠以弑亲者之名。

评论
热度 ( 3 )

© 蓬山凄凄狐火照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