腓特烈二世二三事

诸夏怀霜:

  即使遇到狂风暴雨,随时有颠覆的危机,我仍要想得,活得,死得像个国王的样子。


————腓特烈二世。

  他铸就了普鲁士精神。
  他自己有“军事天才”的荣誉。
  他培养出了以纪律严明著称的普鲁士军队。
  他将普鲁士从一个列强环视的小国培养成一支可怕的军事力量。
  他的名字是『腓特烈二世』,或者可以称呼他为『腓特烈大帝』。
  你一定听过希特勒这三个字,入侵苏联的“巴巴罗萨”行动,意思为“红胡子”,那就是腓特烈的绰号。希特勒无疑是敬佩他和他的精神的。
  他注重培养各级军官的绝对忠诚和军人荣誉感。在战斗中他被两次从马上击落但他依旧指挥战斗,以此来以身作则。
  在著作《反马基雅维利主义》中,他提出“公仆”概念,指出所谓国王不应该以玩弄权术为目标而是应该以“国家第一公仆”为准则。他说:“Ich bin der erste Diener meines Staates.”顺带说一下腓特烈·威廉[即腓特烈一世],威廉在腓特烈二世28岁时因心脏病发而死亡。临死的时候,腓特烈·威廉先是说:“我赤裸裸来到这个世界上也该这样离去。”但随即又挣扎地坐起来说:“不,我至少要穿着我的军服去死。”
  他一生最为著名的战役应该莫过于“奥地利皇位继承战争”和“七年战争”。
 
 
 
 
>>>>[主干版本(没有时间或耐心的姑娘们看这个)]<<<<
『奥地利皇位继承战争』
  原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尔斯六世(Charles VII)于1740年驾崩,但是他没有男性继承人。所以在当年,奥地利女大公玛丽亚·特蕾西亚继承父位。因为女性继位在德意志史无前例,腓特烈便以此为借口同法国、巴伐利亚、萨克森结盟,发动对奥地利的战争,奥地利一方则有英国支持,史称“奥地利皇位继承战争”。
  腓特烈对奥地利的皇位不感兴趣,他要的是德意志人集中的发达工业基地西里西亚。战争进行得十分顺利,普军很快就占领了整个西里西亚,并先后在莫尔维茨会战和霍图西斯会战中击败奥军。腓特烈聪明地利用奥地利同法国、巴伐利亚的矛盾,节节胜利,最后通过《德累斯顿和约》割占了整个西里西亚,成为这场战争最大的受益者。
 
『七年战争』
  倔强的奥地利女皇玛丽亚·特蕾西亚不肯善罢甘休,扬言:“为了奥地利的强大,我不惜卖掉最后一条裙子!”她决心夺回西里西亚,通过外交手段将法国、俄国、瑞典都拉拢到自己一方,而腓特烈则同英国结盟。
  1756年狼烟再起,这场战争更加惨烈,英法主要在海外作战,而欧洲大陆则是普鲁士独自跟奥、法、俄等国较量。腓特烈在外交上的失策导致自己以寡敌众,但在军事上却取得一系列经典之作。
  1757年的罗斯巴赫一役是运动战中歼灭敌人的杰作,洛伊滕战役是“斜进战斗队列”的完美实践、“动机和决心的杰作”。
  但尽管如此,面对力量远大于己的各大敌国军队的步步进逼,普鲁士的国力消耗几尽,柏林危在旦夕,腓特烈一度亲临前线,携带烈性毒药随时准备自杀,幸亏俄国政权更迭使他得到了喘息之机,最后体面地结束了“七年战争”,保住了西里西亚。
  “七年战争”不但影响了欧洲,也影响了美洲和亚洲。
  由于腓特烈最大限度地牵制了法国的军力,使法国无法顾及其在北美洲和印度的殖民地,加拿大和印度的控制权由此落于英国人之手。
 
 
>>>>[详细版本(同为历史癖或打算深入研究的请看这个)]<<<<

『奥地利皇位继承战争』
  原神圣罗马帝国皇帝查尔斯六世(Charles VII)于1740年驾崩,但是他没有男性继承人,于是他的女儿玛丽亚·特蕾西亚继位为皇帝。
  腓特烈联合法国以女性没有继承权为借口发兵奥地利。然而腓特烈真正的打算是乘机吞并西里西亚省(Silesia)。随即普鲁士军队马上越过边境开始侵攻奥地利,由腓特烈率领的3万大军突然攻入西里西亚,由此展开了第一次西里西亚战争。
  与此同时奥地利国内政局还是乱作一团,匈牙利的贵族会议也乘机向特蕾西亚提出自治要求,年轻的女皇一时间内忧外患,军队仓促应战其结果也可想而知——被腓特烈的精锐部队轻松击败。到了1741年1月3日,普军攻占西里西亚首府布雷斯特。1741年1月底,整个西里西亚除格洛高、布里格和尼斯三个坚强的要塞外,其余均被普军占领。奥军被迫退守南面的摩拉维亚,而普军则沿摩拉维亚边境驻防和奥军对峙。
  战争期间规模最大的一次战役即为[莫尔维茨会战]。
  1741年4月10日,腓特烈二世率2万2千人,兵分5路进至西里西亚南部的莫尔维茨村,与奥军司令奈伯格将军率领的1万9千奥军遭遇。普军部队几乎全部是训练有素的老兵,而奥军大部分是刚刚紧急征召的新兵。普军虽更早地侦查到了奥军,但由于对于地理不熟悉未能立即发动进攻。而奥军却未等普军队列全部展开,率先发起骑兵冲锋。
  奥军左翼4千骑兵在大雪的掩护下突然出现冲到了普军面前,并将普军队形冲散。而腓特烈则用猛烈的炮火将其击退,而后,奥军步兵实施进攻,也被强大的普军炮兵以密集火力击退。
  不过此时年轻的腓特烈初上战场,似乎也显得有些紧张和不满,虽然普军已经开始占有优势,但腓特烈还是被激烈残酷的战场吓得不轻,以至于他对申莫林垣将军说:“战火让我感到头晕目眩,我将指挥权交给你,我现在需要休息一下。”
  最后,普军步兵发起的反攻迫使奥军溃退,最终取得胜利。此战普军伤亡4800人,奥军伤亡4500人。
  1741年6月普鲁士与法国秘密结盟,别的日耳曼邦国巴伐利亚、萨克森以及西班牙等相继投入对奥地利的战争。到了1741年底,欧洲绝大多数国家被卷入战争。
  到了1842年初,特蕾西亚终于获得了匈牙利贵族的支持,双方达成了妥协。同时她又和英国的乔治二世结为同盟,英国从1739年起就已经和西班牙处于战争状态了。此时的特蕾西亚随即开始了反攻,年初奥军大胜巴伐利亚军并开始围攻布拉格。
  7月,特蕾西亚和腓特烈签订《柏林条约》将西里西亚割让给了普鲁士,而腓特烈则退出了战争。而法军不久后又在地特尔根(Dettingen)被英军击败,也宣布休战。至此,第一次西里西亚战争结束。在所有的交战国中,腓特烈成为了最大的赢家,普鲁士获得了富饶的西里西亚。
  好景不长。到了1744年,奥地利在特蕾西亚的经营下开始恢复了元气,又和萨克森结盟,这让腓特烈感到很不安,因为他觉得奥地利的重新复兴让他刚刚获得的西里西亚地位很不稳固。所以他再次决定发动战争,即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
  同年他的军队侵入了波西米亚之后很快就击败了奥地利军队,9月普军攻占布拉格。之后,奥军在10月发动了猛烈反击,腓特烈被迫退回了西里西亚放弃了布拉格。1745年初,奥军又在西部先后击败了巴伐利亚和法国军队。5月,奥军开始了重新夺回西里西亚的攻略。菲特烈将6万人隐蔽部署在西里西亚的霍亨弗里德贝格附近,伺机偷袭向该方向行军的奥、萨联军。6月4日早上4时,普军突然先后对奥萨联军发起奇袭,分别将其击溃。8时许,交战就已经结束。4小时便漂亮的结束战斗。联军伤亡1.4万人,而普军伤亡人数的只是其三分之一。
  9月30日,奥萨联军在西里西亚西部的索尔以两倍于普军的庞大兵力向普军发动进攻,但还是遭到腓特烈的侧翼打击,被普军击败,损失约8000人。
  12月25日,普鲁士同奥地利以及萨克森签订《德累斯顿和约》。按照和约,奥地利将几乎整个西里西亚割让给普鲁士。作为交换,腓特烈将在日后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的选举中支持玛利亚·特蕾西亚的丈夫弗朗茨·斯特凡大公。
  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至此结束。在凯旋柏林的时候,普鲁士的市民们在欢迎腓特烈的时候首先喊出了“大帝万岁”的口号,此后腓特烈二世也就获得了“腓特烈大帝”(Frederick The Great)的称号。
 
Q:为什么腓特烈必须要抢西里西亚?
A:西里西亚省区(Silesia)是日耳曼最富饶的地区之一,同时也是重要的棉纺区,对于维持普鲁士高额的军费有着格外重要的意义。
 
 
『七年战争』
  1752年左右,一个针对腓特烈的庞大同盟正在紧张地编织中。
  虽然腓特烈需要和平,他也曾经说过:“从今以后,除非为了自卫,我连一只猫都不会加以攻击。”可是他却没能认识到他这个成功占领西里西亚的背后含意。它使奥地利怀恨,法国则对普鲁士的强大感到畏惧,于是两国完全有可能捐弃旧嫌准备采取联合行动。
  对于腓特烈而言,这是很不幸的;奥地利女皇特蕾西亚的首相考尼茨亲王却能认识到这一点。他认为普鲁士的强大已经使法奥之间的对立传统过时了,也打破了中欧的势力均势,所以他向女皇建议设法要求法国协助收复西里西亚,而以奥属日德兰作为报酬。
  特蕾西亚采纳了他的建议,于是考尼茨开始游说法国宫庭,频频地奔波于两个欧洲最重要的皇宫之间。首先,他指出如果法奥两国继续争斗,那么只会使菲特烈一人得利。另外由于俄国女皇伊莉莎白非常想吞并东普鲁士,而只要用马德堡为代价又可以收买到日耳曼小邦萨克森公国,用不来梅也可以收买瑞典,所以如果以奥属日德兰为交换条件,而法国同意支援奥地利的话,就可以组成一个七千万人四面环视的大同盟,从而把普鲁士从地图上抹掉。但由于这个建议与法国的传统政策相违背,所以事情并不如考尼茨所预料那样顺利,法国宫廷保守派的反对声音极大。
  但就在此时,英国人的一个行动使危机急转直下。
  早在1756年以前,英国已经在与法国忙于进行“不宣而战”的美洲和印度的殖民地战争了,同时因为担心英国的海外飞地汉诺威的安全,英国政府不惜出重金收买俄国,要他们把重兵集中在西部边界以保障汉诺威的安全。菲特烈一听到考尼茨与法国谈判的风声,他马上就企图拉拢英国,表示愿意保障汉诺威的领土完整。
  英国政府立即接受了他的好意,因为与俄国女沙皇谈判的协定尚未获得批准,所以英国政府中途取消了这个谈判。接着在1756年1月,英普两国缔结了一个防御性同盟,双方签订了“西斯敏斯特条约”。
  之后在这个条约的刺激之下,为了对抗这个“西斯敏斯特条约”,法奥之间终于也签订了一个“凡尔赛条约”,这也是防御同盟的性质。因此,到1756年夏天,欧洲就分化成了两个敌对阵营:一面为英国和普鲁士,一面为法奥两国,外加俄国、瑞典和萨克森的支持。同时俄国女沙皇伊丽莎白·彼得罗芙娜努力地鼓动奥女皇特蕾莎加强她的战争准备,特蕾西亚也立即表示赞成,在一次与大臣们会议上,她斩钉截铁地说:“为了奥军的强大,我将不惜卖掉我的最后一条裙子!”
  腓特烈这个时候很清楚他面对的严峻局势,普鲁士却缺乏可供防御的天然边界,而且三面面对着敌军,他的兵力处于一比三的数量劣势。他唯一的机会撑着反普同盟各国间的配合漏洞和步调的不一致。在这些同盟国还在作着战争准备的时候,腓特烈准备首先开始行动。
  “让我的敌人骂我是一个侵略者,这是小事,但却不能让整个欧洲先联合起来对付我的国家。”腓特烈对他的姐姐曾这样说道,他决定先下手为强。
  1756年7月,腓特烈要求维也纳保证在波西米亚境内集中的奥军并非针对普鲁士。结果只得到一个闪烁其辞的答案。于是菲特烈决定不再等候,他留下了1万1千人防御瑞典,2万6千人防御俄国,3万7千人驻守西里西亚,自己则亲率7万人于1756年8月29日突然不宣而战侵入萨克森。七年战争的沉沉大幕就此被拉开了。菲特烈于9月10日占领了德累斯顿,萨克森军2万人向他投降。
  等到道路已经没有积雪阻碍,腓特烈就前出至布拉格,1757年在那里与布劳恩元帅指挥的6万奥军遭遇,腓特烈轻松地将他们击败。他一面围城,一面继续向南前进,6月18日他在科林很鲁莽地攻击道恩元帅所指挥的奥军,对方兵力差不多是他的3倍。腓特烈遭受了一次惨败,在3万3千人的兵力中损失了1万3千人,结果被迫解除布拉格之围,并撤出萨克森。
 
  同时在西部法军也开始行动起来,4月德·埃斯特列元帅所率的7万法军占领了黑森-卡塞尔,在克洛斯捷尔-采文附近击败汉诺威的3万英国军队,并攻占了汉诺威大部。5月1日,法王路易十五与特丽莎签订了第二次凡尔赛条约,允许战争期间每年给与俄国以三千万“利弗”作为支援的代价,俄国正式参战。
  苏贝斯亲王指挥的法军5万7千人于8月兵临埃森纳赫,开始威胁普鲁士和西里西亚。这时,俄军也已经进入东普鲁士,为了抵挡他们,腓特烈命令列瓦尔特元帅率领2万5千人,从大亚格恩多夫向俄军8万人进攻。8月30日,列瓦尔特发动了攻击,但是却遭到了失败,普军损失了5千人,俄将鲁缅采夫开始崭露头角。于是到柏林大路已经畅通无阻,可是俄军因为缺乏补给而自动后退了-这对该国军队来说是家常便饭。虽然如此,到10月份,腓特烈的地位实在已经危殆不堪糟糕至极,连他自己都认为战争已经是败局已定了。
  但是腓特烈还不打算这么早就坐以待毙般等死,所以他决定主动攻击法军。而奥地利的哈迪克伯爵则率领了3,500名奥军渗透了普军防线,突然攻击了柏林。10月16日,哈迪克进入普鲁士首都,在获得了30万萨拉的黩金之后才离开。听到哈迪克突袭的消息,腓特烈马上留下七千人给凯斯元帅防守萨尔河,自己亲自赶去救援他的首都;但到10月20日,他才知道已经太迟了,于是又决定赶回来。而当腓特烈不在的时候,苏贝斯已经获得了大批增援-布罗格列元帅所率领的1万5千人,开始正式侵入萨克森。
  到了11月5日,苏贝斯这才鼓起了作战的勇气打算对菲特烈发动攻击。他计划想从侧面和后方来攻击普军,并驱使他们离开自己的交通线,做法就是向普军左翼的佩特斯塔德迂回。
但是很不幸这个行动完全就在菲特烈的掌握中,他的侦查队及时地向他报告了法军的活动。此时腓特烈说:"后发制人不是我的风格,但既然对方已经先行动了,那我就要争取先开第一枪。"
  从下午两点三十分到下午五点三十分,会战的胜负就已经完全决定了。腓特烈的部队在火炮掩护之下全面向混乱中的敌军攻击。苏贝斯已经完全丧失了信心,他对这一次会战已绝望了。夜幕将垂时,法军全线崩溃,他们的退却演变成了狂奔。在周围四十英里之内,到处都是法军的败兵,腓特烈并没有追击,原因是由于黑夜已经降临,而腓特烈又急于赶回西里西亚对付那里的奥军。在这次战争中普军死亡654人,伤476人。联军方面为死伤5,000人,被俘6,000人,其中包括八位将军,和三百名军官。普军还捕获火炮67门、七面国旗、十五面军旗和所有行李。
  在休整了一个礼拜后,腓特烈于11月13日,率领1万3人从莱比锡出发,于11月28日到达了170英里以外的西里西亚帕赫维兹,对付已经在西里西亚扫荡多时的奥军。12月4日位置,奥地利阵地全军共有84个营,144个中队和210门火炮,总人数在8万到9万之间。面对如此巨大兵力,腓特烈一共才集中了3万6千人,其中2万4千人为步兵,共分48个营;另有1万2千名骑兵,分为128个中队。
  可是战争结果让人瞠目结舌,从12月4日到12月9日,历时五天结束的战争中。普军的全部死伤数字一共是6千人,而奥军则为1万人以上,此外还有2万1千人被俘,并损失了火炮116门,军旗五11面、车辆4千。此时的奥军已经被赶出了西里西亚全境。
 
  拿破仑日后曾说过一句话,“除非有腓特烈的精神,否则腓特烈式的行动毫无用处。”
  英国人听到腓特烈胜利的消息之后,到处都放焰火表示庆祝。英国国会在1757年,只是很勉强地通过给与菲特烈16万4千镑的军事援助;而到1758年,援助却自动增加到120万镑。从金额的增加上即可以反映出英国人的思想。当时居住在英国的德国作曲家亨德尔,应英王的要求为庆祝这次腓特烈胜利写下后世闻名的《焰火音乐》。
 
 
[为什么没有一颗子弹射向我]
  7月,腓特烈在库内斯多夫菲特烈尝试阻击朝柏林进军的俄奥联军,他的兵力是2万5千,而对方是7万2千人。菲特烈本打算绕到联军后方发动突袭,但是还是被联军查知了其行动,结果被联军的数量压垮。
  联军以付出1万9千的代价,几乎让腓特烈全军覆灭,一向在战场颇为冷静的腓特烈在这次战役中悲痛欲绝,最后竟然失去理智一般地单枪匹马挥剑向黑压压的俄军冲去大喊:“为什么没有一颗子弹击中我!”还是被自己的将军连拉带扯地拖离了战场,结果只有6千普军逃离了战场。
  就在联军要占领柏林之际,反普同盟内部出现了分裂,法国提出反对俄国吞并东普鲁士,对此大吵大闹,结果联军陷入了没完没了争论之中,而错失了攻占柏林的机会。腓特烈就此躲过一劫。仗打到了1760年,菲特烈手里的全部兵力只剩下11万左右,而反普联军达到了28万。但是,俄奥联军在战略上又产生分歧。俄军主张攻打柏林,而奥军则急欲夺取西里西亚,至于法军则还在汉诺维和英军打得不可开交。于是各军只好各自为战。腓特烈苦苦支撑过了1760年。
  1761年腓特烈进一步陷入困境难以自拔。俄军占领了波美拉尼亚和瑞典军会师,随后两军就开始从北面再次突击柏林。而奥军则再次占领了南西里西亚,并切断普鲁士和波兰的联系,至此普鲁士失去了最大粮食来源。此时的腓特烈正所谓四面楚歌,以至于这些日子他随时都携带着毒药随时准备自杀,连续超负荷的作战让菲特烈身体变得极为虚弱,一方面他也拒绝作为国王应有的待遇而坚持和自己士兵睡在一样简陋的帐篷里。结果不到50岁的人已经是头发硕白,面容憔悴苍白如同老人一般。
  以一个欧洲二流国家对抗当时欧洲最强大的三个国家足足5年后的腓特烈也开始绝望了,在他的书信中他不止一次地透露出自杀的想法。只有他那个一直关心着他的姐姐威廉明娜不断的鼓励使他坚持了下来。就在这时战争出现了转机。
 
[战局扭转]
  1762年1月5日,俄国女沙皇伊丽莎白·彼得罗芙娜病死。有普鲁士血统的彼得三世继位,而这位彼得三世是腓特烈疯狂崇拜和追随者。他马上下令俄军全线停火,把俄军占领的全部土地归还给普鲁士。
  此后,在5月5日同普鲁士签订了同盟条约,不但退出反普同盟,还把8万俄军交给了腓特烈指挥。随即,瑞典也不得不退出了战争,普鲁士就这样奇迹般地被从万丈悬崖边拉了回来。
  在1762年的战局中,普军在俄军的援助下彻底把奥军逐出西里西亚和萨克森,并在弗赖堡附近的会战中战胜了奥军。但是,战争已把交战各方拖得精墟力竭,因此,普法于11月3日签订初步和约。11月初英国、法国和西班牙也签订了丰登布罗临时条约,奥地利眼看无法拿下施伦岑便也丧失了战意,普奥于11月24日订立停战协定。
  巴黎和约签订后5天即1763年2月15日,以普鲁士为一方,奥地利和萨克森为另一方,签订了结束七年战争的《胡贝尔图斯堡和约》。在经过了七年血战,几近亡国之后,腓特烈难以置信地战胜了奥地利还保住了西里西亚。作为一个雄心勃勃的君王,腓特烈在其执政的四十六中,有二十年都是在马背上度过的,据统计,在他执政的期间,共发起组织或参与对重大外军事行动6次,即第一次西里西亚战争——入侵波西米亚,第二次西里西亚战争——七年战争,瓜分波兰和巴伐利亚以及王位继承战。

评论
热度 ( 75 )
  1. 軟隱棘杜父魚诸夏怀霜 转载了此文字
  2. Axel诸夏怀霜 转载了此文字
  3. 蓬山凄凄狐火照诸夏怀霜 转载了此文字

© 蓬山凄凄狐火照 | Powered by LOFTER